“無用之用”是爲大用,施一公校長首談青年與科學精神

來源:大众事務部 發布時間:2019-10-26 作者:

10月26日,首屆世界青年科學家峰會在浙江溫州開幕。西湖大學結構生物學講席教授、校長施一公在開幕式上發表了題爲《青年與科學精神》的主旨報告。

什麽是科學精神?爲什麽在當今世界更需要科學精神?青年科學家在求索的门路上又承擔著怎樣的責任?讓我們從施一公校長的發言中尋找答案。



什麽是科學精神?

第一是求真,第二是獨立與相助,第三是質疑

  今天我引用爱因斯坦的一段话:“真正对一个问题的提出才是要害,并不是问题的解决。因为问题的提出,包罗对一个老的问题的重新描述、崭新的描述是真正对世界的孝敬。”

所以科學精神的第一點就是求真,也就是實事求是。這裏講的不是簡單的真的還是假的,而是在人類知識基礎的前沿上,進一步去求真去探索。

科學精神也包罗獨立和相助,這兩個看似矛盾,實際是完全統一在一起的。所謂獨立,任何一個重要的科學發現,往往來自于少數人,甚至個別人、一個人。而這些人在重大科學發現的過程中經常會經受一些磨難,經常會遇到一些差别意見,他們必須堅持自己的觀點才可以最後乐成,所以我們需要獨立的思考。

但是科學的發展,經常需要大家在一起相助,這種相助不止局限于團隊內部相助,更依賴于團隊之間的相助,甚至跨時代跨行業的相助。


我举一个例子,那就是X射线的发明。1895年,荷兰科学家伦琴先生发明了X射线的穿透力,最后在医学上带来了强大的应用。但是伦琴没有发明X射线还可以被衍射,而这一现象是上世纪被德国科学家劳埃(M.von Laue)发明的。劳埃发明了衍射之后,他并没有意识到X射线还可以资助我们把物质结构解析得清清楚楚,而这一发明是1913年英国物理学家布拉格父子(W.H.Bragg,W.L.Bragg),完成的,他们父子携手相助,推演出了著名的布拉格公式。这样的公式,最后应用于我们的分子结构解析,让我们可以窥探生命的秘密。

倫琴先生、勞厄先生、布拉克父子分別獲得了1901年、1914年和1915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,他們之間跨時代的相助,把人類整個文明往前推進了一大步,所以科學精神也是相助的精神。

當然,最重要的科學精神就是批判性的思維,也就是質疑。在這種質疑聲中我們不斷思想碰撞,不斷改進提高,不斷加深相助,最後推動科學往前發展。從哥白尼的日心說到達爾文的進化論,都是非常典範的質疑,最後帶來了科學重大進展。


爲什麽在當今世界更需要科學精神?

科學精神是産生重大科學發現的土壤,關乎一個國家的康健發展。

  纵观已往历史,可以总提出这样一个简单的规律,那就是任何一个新兴财产的出现和生长,往往依赖于一项焦点技能的创新。任何一个焦点技能的创新,无一例外源自于一开始的重大原创性的科学理论的突破,就是原始科学发明,而原始科学发明完全依赖于科学精神、科学要领。

  所以总结人类产业革命以来的一些重大发明、一些财产革命,从纺织、铁路、汽车、盘算机到生物技能,它的源头都是重大的理论创新。随后经过三四十年的孕育期,进入遍及应用和指数增长,给人类社会带来许多福祉,最后改进我们的生存情况和空间。

  大家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电磁理论,就不会有当今的无线通信;如果没有微生物的发明,不会有今天的疫苗;没有牛顿的三大定律,也不会有航天器升空。



  我举一个我领域的小例子,就是基因测序。实际上基因测序技能现在已经遍及用于临床,可以说是精准医疗的一个典范的要领和代表。整个基因测序虽然是用测序仪来做,而测序仪是由一位科学家发明的,他叫Rothberg。测序仪的发明来自于测序技能的发明,第一个测序技能提出者Sanger也是1980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得到者。如果再往前溯源的话,我们之所以可以对基因进行测序,是因为DNA双螺旋是非共价结合,所以可以打开,可以测序,可以复制。而这个发明是由上个世纪50年代James Watson, Francis Crick和Rosalind Franklin配合发明的。所以我想说的是,基因测序发明的整个历程也是一种相助,也是一种最原始的科学精神的体现。





爲什麽談科學精神要提梁啓超?

以一言一行將科學精神輻射至大衆觀念,滋養大衆思想,內化大衆行爲

我特別想說,其實科學精神靠全社會傳播,最重要的就是靠我們青年科學家的傳播。

在這裏我要特別提一個人——梁啓超先生,他是中國近代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,也是政治家。他在上個世紀初,把科學精神和中國文化連在一起,他這樣描述科學和科學精神——“有系統之真知識,叫做科學”。大家不要忘了,他特別強調真知識,也就是創新前沿。梁啓超又接著說:“可以教人求得有系統之真知識的要领,叫做科學精神。”大家可以理解成這就是一種態度、一種要领,就是科學精神。

在梁啓超先生的啓發下,我們可以這樣想:所謂科學精神就是通過一言一行將科學精神輻射至大衆觀念,滋養大衆的思想,內化大衆的行爲;讓科技事情成爲富有吸引力的事情,成爲大家尊崇向往的職業,鼓勵更多人投身到科學事業當中來;希望努力實現前瞻性基礎研究,做出引領性的原創结果和重大突破,爲人類文明作出中華民族應有的貢獻。